2019年05月25日 星期六

记者蹲点茅洲河②|千人奋战!截污次支管网工程5月底完成

来源:i东莞 2019-05-15 18:39:39 记者:雷元全

管网截污,是茅洲河水污染治理的主要工程之一。按照计划,水生态建设项目五期工程长安全镇13个社区投资5.69亿建设污水管网约86公里。

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就负责这86公里的截污次支管网工程的施工。昨日,记者采访了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东莞市水生态建设项目五期工程(第二标段)工程总承包项目副经理何代超。

“86公里的截污次支管网工程,其中涉及到茅洲河水污染治理的有51.3公里。这51.3公里的工程,要求在5月30日前完工,截止5月14日,我们已经完成了41.8公里的工程,完成比例81.5%。我们有能力、也有信心,在5月30日之前,保质保量完成51.3公里的工程。”面对记者,何代超信心满满的说。

▲何代超向记者介绍工程整体情况

千人奋战在工程一线

何代超介绍,他们公司负责长安水污染治理截污次支管网施工项目。从今年2月份起,他们公司就进场施工。

“按合同约定,我们承包的86公里截污次支管网施工工程,合同工期是一年,就是到明年1月14号完工。可茅洲河水污染治理时间紧任务重,要求我们在5月30日之前完成涉及到茅洲河水污染整治的截污次支管网工程。我们的压力山大,但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项目目前正按照目标节点有序推进中。”何代超笑着对记者说。

据何代超介绍,他们在长安的截污次支管网工程,工程面覆盖长安的城乡。

“我们目前有56个工作面同时施工,施工主要是分两个方面进行,就是明挖和顶管。所谓明挖,就是在路面上直接开挖沟槽,将截污管埋设下去,再进行拉链式的填埋复原;顶管就是在路面上间隔着开挖、施工沉井,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顶管井,路面不需完全开挖,截污管在顶管井里直接通过液压设备顶进安装到地下。” 何代超介绍说。

何代超介绍,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每天开挖出的泥土方量十分大,现在又是雨季,泥土运输困难。

“我们现在每天开挖的泥土有4000立方左右,按一车15方计算,每天要运输270车弃土。”何代超说。

何代超还告诉记者,为了保质保量完成施工,他们每天有1000多工人奋战在施工一线。现在每天要铺设截污管道1公里以上。

“我们的工人,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进度,我们除了加大人员、机械的投入以外,还制定了奖励机制,对进度快、工程质量好、安全施工的班组,进行奖励。这一举措,调动了一线工人的工作积极性,推进了工程进度。”何代超说。

▲工人们正在铺设截污管道

几个月没休息,太累了

昨日,在何代超的陪同下,记者到位于长安的复兴路。这里正在铺设截污管道。

记者看到,一条条直径500MM的黑色波纹管道,在挖机的起吊下,逐根埋设到地下。现场的工人用热熔设备将管道连接在一块,同时配合挖机将回填至沟槽的石粉进行分层夯实作业。

“这些管,在埋设的过程中,垫层一定要做好,同时管与管也一定要连接好,这项活,看似简单,但要干起来还是很麻烦的,截污管笨重,要一根根无缝连接,费时费力,如果连接不好,污水进来后,就会泄露,影响截污效果。” 何代超说。

记者现场看到,施工的工人戴着安全帽,在阳光下,古铜色的脸上满是汗珠。

“现在天气太热,一天要喝好多水。一天到晚,身上的汗就没有干过。每天干12个多小时,下班后,浑身好像散了架一样,哪怕是蚊虫飞舞的工棚,也倒头就睡着了。几个月没有休息了,太累了。”现场一位工人说。

靖海西路,这里是顶管施工现场,记者看到,在负责人左权的指挥下,工人们将一根根截污管,吊入几米深的顶管井中,然后顶入到地下。

“我已经连续感冒好几天了,但没有时间去医院看医生,现在工程太紧,没有时间去看病。人家说感冒要多喝开水,我们在这工地上,没有开水喝啊。”左权一脸无奈的对记者说。

记者看到,在井下工作的工人,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糊满了泥浆,都快成了泥人。

“今天没有下雨,要下雨了,工人们就要泡在泥浆里施工,虽然有抽水机,但东莞地下水丰富,又下雨,地下的水总也抽不完。”左权说。

左权告诉记者,他们希望早点把工程干完,好休息一下。

▲工人们正在铺设截污管道

人物故事:

和孩子视频一下也不容易

今年33岁的何代超,一副娃娃脸上,戴着一副近视镜,如果不是记者提前知道他是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东莞市水生态建设项目五期工程(第二标段)工程总承包项目副经理,记者很难把他和一个六亿多工程的现场负责人联系在一起。

何代超告诉记者,其实他是个“老水利人”。

曾经海上施工一个多月没上岸

何代超告诉记者,他2009年毕业于长沙理工大学,当年,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到学校把他挑中了,从此,他就和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我到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后,被安排作最基础的施工员。最先接触的工程就是上海青草沙水库工程。这个水库就是在海上修水库,在这个工地,我一干就是一年半。后来又到了天津滨海新区做工程,并升为工程主管。”何代超说。

让何代超难忘的是,在天津围海施工过程中,曾经住在海上的打板船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因为在海上下不来,大学相恋了几年的女友也分手了,所以对那段日子,我记忆最深。当时在打板船上,在海上移动着打桩,在船上,就好比在打桩机上,不管白天黑夜,耳朵里都是哐哐的打桩声。在船上,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手机的信号还不好。每天最高兴的是看海上的日出日落,当然,还有一件让我们高兴的是,那就是船起锚,锚头上总会带起好多海鲜,绝对的新鲜。”何代超笑着说。

和儿子视频一次也不容易

何代超告诉记者,2014年,他结婚了,现在有一个3岁的儿子,他感觉现在最让他牵挂的是老婆和儿子。

“我们常年在外干工程,每年陪家人的时间不过半个月,结婚5年,还没陪老婆旅游过一次,现在孩子都3岁了,我还没有陪他去过游乐场、动物园。一年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何代超幽幽的说。

“就拿长安这个截污工程来说吧,今年2月上旬我就来到了长安,到现在也没有回上海去过,因为工期紧,工程面铺的广,一天到晚都在工地上打滚,根本没有时间回家。我的家人知道我忙,很支持我的工作,但儿子还小,他天天和妈妈说想见爸爸和爸爸工地上的挖机,我老婆希望我每天抽出时间和儿子视频一次,就儿子的这个愿望,我有时都没有办法实现。白天全天在工地上忙碌,工地又吵,无法视频。下班后,我们工地负责人又要开会,总结一天的工作,布置第二天工作,一般都要到11点左右,这时,儿子早已经睡着了。”何代超说。

何代超告诉记者,他们还负责虎门的部分管网截污工程,长安工程完工后,他们还要转战虎门。

(全媒体记者 雷元全/文图)

负责编辑:郑康喜

关键词:
版权声明: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