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

老年大学开瑜伽班 82岁爷爷:练习后浑身充满力量

来源:广州日报 2019-03-15 09:18:58 记者:蔡凌跃 罗嘉妮

广州老年大学的中老年人在练习瑜伽

在中国,越来越多人迷上了练瑜伽,各类瑜伽训练馆遍地开花,但无论是瑜伽从业者还是参与者,几乎“清一色”是女性,男性面孔仍寥寥无几。 而在广州老年大学里,却有一个特殊的瑜伽班,班里没有一名女性,全是鬓发斑白的“爷爷辈”,开班至今已有一学期,在老师胡亚军的带领下,这群“瑜伽老男孩”正寻觅着晚年生活的另一种精彩。

近日,这个瑜伽班的一则短视频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小轰动,带着好奇,记者也来到课堂“旁听”,近距离接触属于“老男孩”们的瑜伽课。

在印度和欧美,男性瑜伽锻炼者人数并不亚于女性。广州老人大学的男性瑜伽课每逢周四开班,虽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但丝毫不影响老人家参与的热情,校门口满是三两成群的老“学生”,或背着双肩包,或提着运动装备,个个精神抖擞。

虽大汗淋漓但很享受

在瑜伽教室里,很早就有老人报到。这是新学期的第二堂课,班里来了不少新面孔,但大部分都是第一学期的“元老”学员。据校方介绍,这个班目前招收近40名中老年男性学员,他们的出勤率比其他科目要高很多,不一会儿教室里便已座无虚席。

胡亚军是瑜伽老师,班里的学生个个比他年长,他也早早来到教室,上课铃一响,班里的大叔大爷们便停止交谈,屏息凝神,在胡亚军的带领下进行身体拉伸。

“跟着我的动作,手肘上提,吸气。”

“抬起右脚,找到你的平衡。”

“再坚持一下,落下右脚、脚尖点地。”

“迈出右腿,左脚背缓慢落地,提一下左膝盖找到舒服的位置……”

在胡亚军的指令下,学员们聚精会神,一招一式地跟着做动作,虽然每个动作都很慢,但很快教室里便出现了东倒西歪的“窘况”。

“出汗没有呀?大家休息一下。”由于教学对象不是年轻人,胡亚军每做两三组动作便让大家稍作休息。新来的学员里有人穿着牛仔裤,他也不忘提醒对方下回换上宽松的服装。温习了之前学过的内容后,胡亚军开始带着大家学习新的动作,当天学习的是半高体式以及新月式动作。

不出意料,老男孩们对于新动作有些“水土不服”——有因为动作不到位导致膝盖酸痛的,有因为身体不平衡摇摇晃晃的,更有因为体力不支而瘫倒在瑜伽垫上嗷嗷叫的。课堂上顿时笑声四起。

胡亚军耐心地为他们指出问题,挨个纠正动作。大爷们似懂非懂地听着老师的讲解,一边观察自己的身体,一边与身旁的同学打趣、进而互相取笑对方的动作,更有“淘气”的学员大声篡改老师的指令,整个课堂气氛十分活跃。玩闹归玩闹,两个小时的瑜伽课后,每个人都练得大汗淋漓,但脸上无一例外都是享受的神情。

重回学堂收获多

今年82岁的任振池老人是班里最年长的,“我年纪大了,之前手脚僵硬,蹲都蹲不利索,后来听人说练瑜伽可以增加关节柔韧性,所以就有了这个念头。” 任老的家人朋友开始并不支持他的想法,一来是怕他受伤,而来也是认为瑜伽是女性的运动,

任老说服了家人,来到课堂上体验,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瑜伽。“瑜伽说起来既难也不难,只要用心,循序渐进,再大的年纪都能做。我现在关节明显灵活了,都可以摸到自己的脚趾,浑身充满了力量。”任老坦言,以前脾气暴躁的自己自从练瑜伽后平和了不少,睡眠和饮食质量也都提高了,“只要我身体还允许就会一路学下去”。

63岁的李映辉是班里最早“注册”的学员。一个学期的瑜伽课练下来,李映辉深有体会:“瑜伽跟其他运动是互补的,像我练八段锦有些动作需要拉伸,这时练过瑜伽后增加的柔韧性就帮了大忙。”每周一次的男性瑜伽课对于这位运动达人来说强度还不够,他每天都要去公园自己锻炼两次,晚上回到家后更会借助瑜伽的动作来助眠,这让他受益匪浅:“现在赶上了好时代,政府更加重视退休老人的正规网上信誉博彩了,我们自然要珍惜机会学习,也让儿孙辈懂得要活到老、学到老。”

61岁的谢赛杰是这个班的班长。他重回学堂只为充实自己,担任班长还让他收获了一大批忘年交,每次课上都能与大家打成一片。谢赛杰表示,瑜伽与广场舞各有千秋,“同样都是一项健身运动,没有孰优孰劣,只要对身体好就可以选择。”

在胡亚军眼里,这堂男性瑜伽课的意义更多在于提供了一个中老年人的互动平台,“中老年人接受知识相对较慢,我们有意识地放慢节奏,反复讲解体式,让学员们相互辅助完成,通过互动可以加深对动作的记忆,学员们也不着急看到成效,慢慢学慢慢记,大家都乐在其中。”

转型为中老年人服务

胡亚军今年48岁,很早就离开家乡来到广州打拼,他坦言,最初是因为自己体重过大才接触瑜伽,后来干脆转型成了一名专业的瑜伽教师。作为过来人,胡亚军坦言在国内,男性练瑜伽还是处于被误解的位置。

“大家理解的瑜伽都是年轻女性减肥塑身的运动。其实瑜伽在印度和欧美都是以男性为主,同时老年人练习的比例也很高。”胡亚军笑言,自己最初去上瑜伽课时也是战战兢兢,面对一屋子女同学,显得格格不入。

在考取了瑜伽教练资格证之后,胡亚军正式成为了一名男性瑜伽教师。最初他服务的对象也是以女性和年轻人为主,在多家瑜伽馆和健身房开过课,但由于很多人接受不了男性瑜伽老师,教学效果不甚理想。

去年,胡亚军在为某瑜伽类杂志写专栏时得知广州老年大学计划开办男性瑜伽班的消息,校方向他发出了邀请,他一口答应:“当时就听说瑜伽班在老年大学反响很好,但因为都是女性练习,所以基本没有男性参与。但有部分男学员一直反映想练瑜伽,这件事就这么促成了。”

胡亚军坦言,刚开始对于这个班心里也没底,但该课程对社会开放报名后,一下子就达到了开班的人数要求,这让他重新有了信心。开班初期,班里的这些老男孩们还曾为了座位闹过小矛盾,在胡亚军的引导下,如今班里气氛十分融洽,“经过一学期,学员们都变得很平和,以前的浮躁都收敛了,这是阶段性的锻炼成果”。

最让胡亚军感动的是,这些中老年人在课堂上互帮互助,课后也成为了好朋友,第一学期结束时还自发组织了聚会,这些变化让他感动,更坚定了推广中老年瑜伽的信念。

中老年瑜伽需要更多认可

除了为男性瑜伽课授课之外,胡亚军同样为中老年女性上课,在他看来,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会参与进来。广州老年大学瑜伽班的好口碑也让胡亚军意识到,中老年人瑜伽的市场潜力还很大。“学员们的热情都很高涨,接受能力也很强,对于大部分中老年人而言,瑜伽是一项一旦接触就会喜欢的运动,像我们那班男学员最初也是带着困惑,现在都很享受课程,他们甚至觉得一周只有一节课太少了。”

胡亚军说,接下来他计划与广州市有关机构合作,针对中老年瑜伽教师进行专门培训,旨在发掘更多人才为中老年群体服务。但他也坦言,普及中老年瑜伽正规网上信誉博彩并非易事。“推广中老年瑜伽教学需要决心,需要更多人一起来做,因为外界对于中老年人练瑜伽还不大了解,我们要努力消除误解,让大家知道每个人都可以有条件练瑜伽。”

记者手记:老男孩的瑜伽梦

早上八点半,记者来到位于晓港路的广州老年大学。刚到门口,就看到背着书包的“学生”们络绎不绝地进入了校门。他们都是年龄介于50岁~80岁之间的老年学生,虽然年纪较大,但对学习的热情丝毫不减。

记者来到专门为中老年男性开设的瑜伽课室,看到了这群神采奕奕的“老男孩”。他们最小的50岁,最大的82岁,虽然年龄差距大,但这并不影响大家一起学习。

言谈中,老人们很感激老年大学为像他们这样想学瑜伽的男性提供了宝贵的学习机会。“以前的瑜伽课堂都是女性,我们觉得不好意思去上,现在有了专门的男性课堂,让我们很轻松”,一位学员笑着对记者说。

在每一个动作的教学中,胡亚军都会耐心地给同学们讲解动作的细节和要领。课程快要结束时,学生们需要在自己的瑜伽垫上进行冥想放松,老师也会细心地提醒学生:“如果觉得冷,可以先去拿外套,不要着凉了。”这样的课堂氛围被中老年人所认可,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

然而,中老年瑜伽只依靠老年大学开课以及任课教师的推广,还是显得“势单力薄”。和记者谈起中老年瑜伽的前景时,胡亚军也不免有些悲观。他告诉记者,由于外面的机构不了解老人家想练瑜伽的需求,中老年瑜伽的市场往往是被忽略的。中老年人为社会付出了太多,希望可以有更多的平台供他们在晚年舒展身心。(记者 蔡凌跃 罗嘉妮)

负责编辑:朱丽芳

关键词:
版权声明: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